首页  »  武侠玄幻  »  流氓大地主第五集4-6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第四章 强势突破

  许平一听头都大了,那不是除了京城里的禁军外几乎没其他可调动的兵力吗?

各地驻军虽然良莠不齐,但毕竟现在还不稳定,也是调动不得,如果纪中云的十

万大军拔营南下的话,拿什麽去挡啊。

  朱允文见儿子眉头紧锁,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担忧,笑呵呵的安慰说:「没事

的,平儿,纪中云现在也不敢擅自的南下。毕竟他和草原各族纠缠了那麽久,想

下来的话别人也不会让他太轻松的,何况他虽然爲了自保有时候会不听令,但也

没有半点要造反的迹象。」

  许平暂时没办法和他一样想得那麽周全,但却是有些郁阔这大草原上的情况。

原本应该是各个时期的强悍民族,女真、契丹、满族八旗竟然同时都出现了,虽

然还没强到让人震惊的地步,但按这混乱的情况来看,以后自己的日子也绝对不

轻松。

  朱允文也不想儿子在这时候操劳太多,马上换上一脸的无所谓,温和的问:

「别想这些了,你先和我说说你现在这些人打算怎麽安排吧!」

  「我就把欧阳泰和张啓华要出来,其他人按照惯例让他们先到六部的底层找

个小职位先干干。至于司徒正嘛,这家伙总体上应该是能独当一面,但一次提升

的太高也不是那麽的好,现在直隶巡抚张大年不是挂了吗?那就让他先去那干一

下知县,先从底下磨练起来。」

  许平想了想说道,这帮十甲进士都不是那种墨守成规的人,磨练好了以后应

该都能独当一面。但现在缺的是和老狐狸周旋的经验,尽管是自己的人,但还是

得严厉的看管着。

  朱允文歎了口气后说:「嗯,这两天我会着手让吏部安排,除了和进给五品

以外,其他人都先领九品衔吧。对了,纪龙和孔海这段时间都在找人爲舞弊的事

情说情,就连纪中云都给我来信了,我不得不买他的面子。这节骨眼上也不必多

生一些事端,我打算过几天卖他们个顺水人情得了。」

  许平脑子一转马上就知道了老家伙想打什麽算体,耸了耸肩后说:「得,您

老打什麽算豔我还不知道吗?无非就是想再敲他们一笔,我举双脚赞成。这笔钱

我也不分,总行了吧!」

  「这是当然了,不过我也不会让他们那麽轻松的。据说纪开文和张克罗被抓

到牢里后受不了打击,跟其他的犯人打了起来。两人体力不支被打成了重伤,估

计以后会残疾。」朱允文满脸都是得意的笑,看起来俨然就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喔,看来也得加强牢狱的监管了,犯人们这样互殴也显得朝廷约束力不够。

不过我不是听说他们被打坏了命根子吗?」许平马上就知道了是怎麽回事,一脸

恍然大悟后笑嘻嘻的说道。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啊,我一会就让人去看看。实在不行的话,给他们在宫

里谋一个閑职吧。」朱允文一副我知道了的模样回答道。

  父子两人心照不宣的互看了一眼。这时候关在牢里的张克罗和纪开文忍不住

浑身打了个冷颤。

  「行了,我一会还得看奏折。晚饭你就去慈甯宫那吃吧,我刚才已经让人通

知了御膳房了,最近你母亲不知道爲什麽总是感觉她很忧郁,我也没时间去陪她。

你过去好好的和她说一下话吧!」说完正事以后,朱允文脸色有点深沈的朝许平

说道。

  「那孩儿告退了。」许平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没去后宫看看她确实不对,估

计老爹也忙得没那个时间,真不知道老娘这日子是怎麽过来的。告退之后走出了

御书房,在宫女的引领下朝后宫的方向走去,感觉心里特别的愧疚。

  后宫,一个让无数男人向往,让公的生物一听就会流口水的地方。谁不知道

这里美女成群,各有一番迷人的风情,就连宫女都是不可多见的美女。

  许平可不这麽懧爲,走在宫道里似乎隐隐就可以看见漫天的怨气。宫里的生

活何只是深似海,简直就是惨无人道,有时候皇帝随口一句话不知道得死多少人,

更有甚者,宠爱的嫔妃稍有不周,就有可能会被打入冷宫,而皇帝这时候又有新

欢把她忘了的话,这辈子估计想出来那是做梦。

  宫里本来规矩就多,入了宫再想出去基本就是做梦。即使是娘娘们都不会有

什麽探亲的机会,就别说这些宫女太监了,一个个老死在宫里以后不会有人去记

得他们姓哈名谁,也不会有人记得他们的苦劳和忠心,可以说是全天下最现实也

是最残酷的地方。

  至于后宫嘛,除了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外,哪一个活得不是战战兢兢的。在

这杀一条人命比放个屁还简单,即使皇帝不好女色,但礼部还是必须算着时间选

秀女送入宫来,这些人进来了,运气好的被皇帝干了就算命不错,哪怕皇帝干完

以后连她叫什麽都不知道。

  「妈的,养这麽多人难怪哭穷,我日!」许平走得汗都下来了,这哪是什麽

后宫啊,迷宫还差不多。不就一年没上这来了,修来修去的都快不懧识路了,再

看看过往的宫女们那一脸的勾引和幽怨,在这住久了心理肯定变态。

  好不容易才到了老娘的寝宫,再一问许平就想吐血了。这老娘现在是真轻松

了,居然跑去吃斋礼佛。老子走那麽久的路竟然没见到人,日了!

  往回走的时候,想起宫女们说同行的还有长孝公主朱莲池和她的女儿朱雨辰。

许平不由得嘿嘿的色笑起来,这对母女花老子迟早也要把她们一起收了,雨辰这

小侄女上了床以后那麽放浪形骸,不知道这个一向娴静温雅的堂姐会是怎麽样的

一番风情呢!

  可怜了这个活泼的丫头,装着乖孩子被两传统的女人带在身边,估计也是闷

得很。等有空的时候再好好的宠爱她一下吧,想起在她小菊花里肆虐的快感,许

平不由得满面淫笑。

  走着走着,早已经是繁星满天了。许平有些无聊起来,看着宫里三步一岗,

五步一哨,号称连蚊子都飞不进的铁血守卫,突然玩兴大起,想看看这传说中「

神乎其神-的防御到底是怎麽样。

  打定主意后,许平马上跑到造办处要了一套夜行服换上,再戴上一个不知道

是什麽大戏的脸谱,就大摇大摆的跑了出来。造办处的人虽然疑惑,但太子爷要

干的谁也不敢问,再加上许平威胁谁说出去就斩立决,一个个自然是不敢声张半

句。

  虽然烛灯的照明效果不怎麽好,但奢侈起来整个皇宫也是亮得和白天没多少

区别,除非那些冷宫或者太监宫女居住的地方才显得荒凉。不过许平可没兴趣去

这些破地方,多少也有点想试一下自己的轻功怎麽样,小心翼翼的躲避着每个巡

查的侍卫和岗哨,静静的朝宫门的方向探去。

  一切进行的相当的顺利,许平已经躲过了不少人跑到了禁门,纳阁的想是不

是明天得和老爹说一下必须换一批人了,这警惕性实在太差了!

  突然,一个原本如雕塑一样纹丝不动的侍卫似乎是听见了不一样的动静,耳

朵小小的动了两下后爆喝一声:「大胆狂徒!」说完抽刀直接向许平藏身的草丛

砍来。

  「妈的!」许平暗骂了一声,自己又没出什麽动静,他是怎麽听出来的。不

过骂归骂,因没练过什麽铁布衫之类的武功,赶紧就一个翻身跳了出来躲过这淩

厉的一刀,心里也知道这肯定是下了死手要一刀毙命,就算砍错了人,谁叫你自

己鬼鬼祟祟的躲着,人家绝对是理直气壮。

  「拿住他!」侍卫们早就被这动静给惊扰了,许平还没等平稳落地就看几道

银光扑面而来,手微微的一撑整个人翻跳了几下朝后躲去,只听砰的一声,再一

看地上,除了有暗器外还有铁鞭子,早就轻松的把石制的板道打碎。

  狼狈的躲过几下,许平仗着内力深厚,赶紧一个纵翻站到了墙上。稍微的往

回一瞄顿时就吓了一跳,原本清幽的宫廷顿时就像是开水一样沸腾起来,原本小

路上只有十多个侍卫,但这时候却是熙熙攘攘的鱼贯而来,甚至可以看见一些轻

功好的在房顶上跳着朝这过来。

  妈的,真的反应那麽快!许平不由得骂了一声,再一看这帮家伙手里的兵器

千奇百怪,什麽鞭子、鈎子之类的都有,几乎没几个人去抽出腰上的佩刀,叫个

鸡毛的带刀侍卫啊!

  虽然都是些二三流的角色,也有几个一流的高手在。但现在可不是什麽玩闹

的时候,许平脑子里第一个本能就是赶紧闪人,这帮家伙蜂拥而上绝对是蚂蚁啃

大象,能把自己啃得死死的。

  还没来得及思考那麽多,许平一个纵身跃过衆人,借着对皇宫的熟悉赶紧朝

宫门的方向跑去。

  「回去监守!」

  侍卫们高度的警惕着,眼见黑衣人跑了立刻就要去追。这时候一声威严而又

有力的话飘了开来,眼睛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灰色的身影,用几乎看不清的速度

朝着许平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都回去监守,此等贼子有大供奉出马必定手到擒来!」侍卫长看了看已经

消失在夜色中的两个身影,心里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调虎离山之计,赶紧吩咐衆人

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