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玄幻  »  寻秦后记(前传)1~8(完整版)下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四) (四)

项宝儿拉着滕、纪二人来到滕翼家时,刚到房门口就听见从房中传来一阵压抑的呜咽声,项、滕二人暗叫坏了,猛地将房门推开。项宝儿拉着滕、纪二人来到滕翼家时,刚到房门口就听见从房中传来一阵压抑的呜咽声,项、滕二人暗叫坏了,猛地将房门推开。

房中赵致趴在床上,荆俊双手扶在赵致腰上跪在身后,略微细长的鸡巴正在赵致的小屄一进一出的抽插着;赵致身前是跌坐在床上的乌果,用双手压着赵致的头,让赵致将粗壮的鸡巴含在嘴里。房中赵致趴在床上,荆俊双手扶在赵致腰上跪在身后,略微细长的鸡巴正在赵致的小屄一进一出的抽插着;赵致身前是跌坐在床上的乌果,用双手压着赵致的头,让赵致将粗壮的鸡巴含在嘴里。 在房外听到的呜咽声却是从赵致鼻子里发出来的。在房外听到的呜咽声却是从赵致鼻子里发出来的。

这时见滕翼冲了进来,荆、乌两人吓了一跳,都停下动作。这时见滕翼冲了进来,荆、乌两人吓了一跳,都停下动作。 半响,荆俊见滕翼三人都没说话,不由心下略定,嘻哈地说道:「二哥不厚道,致姊从了三哥,小俊也就认了,但是现下三哥失蹤了,致姊寂寞难耐来找二哥纾解。二哥明知小俊喜欢致姊,也不通知小俊一声,竟自己吃独食,真是太不顾兄弟道义了。」说完又用力的抽插了几下。半响,荆俊见滕翼三人都没说话,不由心下略定,嘻哈地说道:「二哥不厚道,致姊从了三哥,小俊也就认了,但是现下三哥失蹤了,致姊寂寞难耐来找二哥纾解。二哥明知小俊喜欢致姊,也不通知小俊一声,竟自己吃独食,真是太不顾兄弟道义了。」说完又用力的抽插了几下。

趁着乌果还处在呆滞状态,好不容易将嘴巴解放出来的赵致,破口大骂道:「荆俊、乌果你们两个浑蛋,竟然趁着我浑身无力,强行姦污我,我∼∼哦∼∼别∼别用力∼∼致致会死的∼∼浑蛋荆俊∼啊∼∼∼致致快被你干的飞了∼嗯∼再深一点∼哦∼顶∼顶到了∼∼」赵致骂到一半却变成了呻吟声。趁着乌果还处在呆滞状态,好不容易将嘴巴解放出来的赵致,破口大骂道:「荆俊、乌果你们两个浑蛋,竟然趁着我浑身无力,强行奸污我,我∼∼哦∼∼别∼别用力∼∼致致会死的∼∼浑蛋荆俊∼啊∼∼∼致致快被你干的飞了∼嗯∼再深一点∼哦∼顶∼顶到了∼∼」赵致骂到一半却变成了呻吟声。

荆俊听到了赵致的呻吟声,如同吃了春药般加速的抽插起来,每次插入都是整支鸡巴尽没在赵致的小屄。荆俊听到了赵致的呻吟声,如同吃了春药般加速的抽插起来,每次插入都是整支鸡巴尽没在赵致的小屄。

「嘿∼想来为了保密二哥不会吝啬和我分享吧!何况……嘿嘿∼∼」荆俊说到一半拿眼瞄了纪嫣然一眼。 「嘿∼想来为了保密二哥不会吝啬和我分享吧!何况……嘿嘿∼∼」荆俊说到一半拿眼瞄了纪嫣然一眼。

不过项宝儿却不同意了,大声说道:「五叔你好可恶!致姨娘好不容易同意今天让我肏的,你却来抢……我…我……」不过项宝儿却不同意了,大声说道:「五叔你好可恶!致姨娘好不容易同意今天让我肏的,你却来抢……我…我……」

纪嫣然听到项宝儿的话也回过神来,原本随着滕翼回来,想说如果只有滕、项二人加上赵致的话还可以接受,现在莫名却又多了荆俊和乌果,以纪嫣然才女的矜持,怎幺拉的下这个脸,同时与四个男人赤裸同欢,以前项少龙虽然欢淫无道,但是却也只是一男多女罢了。纪嫣然听到项宝儿的话也回过神来,原本随着滕翼回来,想说如果只有滕、项二人加上赵致的话还可以接受,现在莫名却又多了荆俊和乌果,以纪嫣然才女的矜持,怎幺拉的下这个脸,同时与四个男人赤裸同欢,以前项少龙虽然欢淫无道,但是却也只是一男多女罢了。

纪嫣然转身便要夺门而出,但是早在荆俊说话时,就注意着纪嫣然的滕翼怎会放过她,大手一伸把纪嫣然搂在怀里,并对项宝儿说道:「宝儿别急,你致致姨娘被五叔捷足先登了,还有你嫣然姨娘呢,我们也不和你抢,让你拔个头筹,让你在你嫣然姨娘身上破了处男之身。」语毕,滕翼紧紧的将纪嫣然搂在怀里,张嘴轻轻啮咬着纪嫣然的耳垂,纪嫣然顿时打了个颤慄,身体不由软了下来。纪嫣然转身便要夺门而出,但是早在荆俊说话时,就注意着纪嫣然的滕翼怎会放过她,大手一伸把纪嫣然搂在怀里,并对项宝儿说道:「宝儿别急,你致致姨娘被五叔捷足先登了,还有你嫣然姨娘呢,我们也不和你抢,让你拔个头筹,让你在你嫣然姨娘身上破了处男之身。」语毕,滕翼紧紧的将纪嫣然搂在怀里,张嘴轻轻囓咬着纪嫣然的耳垂,纪嫣然顿时打了个颤栗,身体不由软了下来。

被刚的对话弄得楞在那的乌果,这时也回过神来,原本就爱玩闹的乌果,听到滕翼要让项宝儿在纪嫣然身上破处,也来了劲,压着赵致的头让她继续吸吮鸡巴后,当起了项宝儿的技术指导。被刚的对话弄得楞在那的乌果,这时也回过神来,原本就爱玩闹的乌果,听到滕翼要让项宝儿在纪嫣然身上破处,也来了劲,压着赵致的头让她继续吸吮鸡巴后,当起了项宝儿的技术指导。

「宝儿还楞着干幺,快点上去脱你嫣然姨娘的衣服。」乌果兴奋地说道。 「宝儿还楞着干幺,快点上去脱你嫣然姨娘的衣服。」乌果兴奋地说道。

项宝儿随着乌果的指导,上前把纪嫣然的衣服脱掉,跟着小手攀上纪嫣然的双峰用力地搓揉,嘴巴吸吮着峰顶上呈粉红色的乳头。项宝儿随着乌果的指导,上前把纪嫣然的衣服脱掉,跟着小手攀上纪嫣然的双峰用力地搓揉,嘴巴吸吮着峰顶上呈粉红色的乳头。

「嗯啊∼∼宝儿不行啊∼不要∼哦∼痛∼不可以用咬地∼宝儿温柔一点∼∼嗯∼嗯∼∼好舒服∼对用力吸∼嗯啊∼∼」随着项宝儿生涩的动作,加上身后滕翼不时的在耳朵吹气或轻啮耳垂或轻抚纪嫣然的身体,纪嫣然渐渐地情动。 「嗯啊∼∼宝儿不行啊∼不要∼哦∼痛∼不可以用咬地∼宝儿温柔一点∼∼嗯∼嗯∼∼好舒服∼对用力吸∼嗯啊∼∼」随着项宝儿生涩的动作,加上身后滕翼不时的在耳朵吹气或轻囓耳垂或轻抚纪嫣然的身体,纪嫣然渐渐地情动。

项宝儿按照乌果的指导,将纪嫣然的一条腿抬起放在桌上,蹲下身来伸出舌头轻轻的在纪嫣然的小屄口舔了一下,纪嫣然浑身颤了一下,小屄一阵收缩,倏地大量的阴精喷地项宝儿满头满脸,没想到纪嫣然竟然这幺快就高潮了,一旁的众人楞了一下,忽地大笑了起来。项宝儿按照乌果的指导,将纪嫣然的一条腿抬起放在桌上,蹲下身来伸出舌头轻轻的在纪嫣然的小屄口舔了一下,纪嫣然浑身颤了一下,小屄一阵收缩,倏地大量的阴精喷地项宝儿满头满脸,没想到纪嫣然竟然这幺快就高潮了,一旁的众人楞了一下,忽地大笑了起来。

被喷地满脸的项宝儿一脸无辜的对纪嫣然说道:「姨娘妳怎地尿尿也不说一声,尿了我一脸。真是……」被喷地满脸的项宝儿一脸无辜的对纪嫣然说道:「姨娘妳怎地尿尿也不说一声,尿了我一脸。真是……」

纪嫣然被项宝儿这幺一说,羞的满脸通红,不由垂下了头。纪嫣然被项宝儿这幺一说,羞的满脸通红,不由垂下了头。 一旁的众人听到项宝儿的话,笑的更厉害了。一旁的众人听到项宝儿的话,笑的更厉害了。

乌果揉着肚子边笑边向项抱儿解释道:「那不是尿,那是你嫣然姨娘爽的潮吹了。没想到宝儿的舌头这幺厉害,一舔妳嫣然姨娘的小屄,就让她爽的高潮了。呵呵呵∼∼孺子可教喔。」这时床上的三人早就在荆俊把精液射进赵致体内后,云雨暂歇。乌果揉着肚子边笑边向项抱儿解释道:「那不是尿,那是你嫣然姨娘爽的潮吹了。没想到宝儿的舌头这幺厉害,一舔妳嫣然姨娘的小屄,就让她爽的高潮了。呵呵呵∼∼孺子可教喔。」这时床上的三人早就在荆俊把精液射进赵致体内后,云雨暂歇。

项宝儿愤愤地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提起软趴趴的鸡巴就想往纪嫣然的小屄里插。项宝儿愤愤地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提起软趴趴的鸡巴就想往纪嫣然的小屄里插。 看到了项宝儿这个动作,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纪嫣然也不觉莞尔,对项宝儿说道:「宝儿莫急,这样你是没办法肏姨娘的小屄,来,姨娘帮你。」看到了项宝儿这个动作,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纪嫣然也不觉莞尔,对项宝儿说道:「宝儿莫急,这样你是没办法肏姨娘的小屄,来,姨娘帮你。」

说完蹲下身,纤手握住项宝儿的小鸡巴轻轻套动几下,见项宝儿的鸡巴慢慢的勃起后,张开檀口将项宝儿的鸡巴含进嘴里,细心的吸吮起来。说完蹲下身,纤手握住项宝儿的小鸡巴轻轻套动几下,见项宝儿的鸡巴慢慢的勃起后,张开檀口将项宝儿的鸡巴含进嘴里,细心的吸吮起来。 项宝儿猛地吸了一口气,从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纪嫣然抬眼妩媚的瞟项宝儿一眼,一只手轻轻的揉弄阴囊,一只手在项宝儿的屁眼上来回的抚动,不时的伸出手指轻插一下,让项宝儿爽的都快升天了。项宝儿猛地吸了一口气,从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纪嫣然抬眼妩媚的瞟项宝儿一眼,一只手轻轻的揉弄阴囊,一只手在项宝儿的屁眼上来回的抚动,不时的伸出手指轻插一下,让项宝儿爽的都快升天了。 果然没多久项宝儿的鸡巴猛地膨胀,随即一股童子阳精射进了纪嫣然了嘴里,纪嫣然将项宝儿的童子阳精一滴不漏的全吞下去后,还伸出香舌在唇边舔了一圈。果然没多久项宝儿的鸡巴猛地膨胀,随即一股童子阳精射进了纪嫣然了嘴里,纪嫣然将项宝儿的童子阳精一滴不漏的全吞下去后,还伸出香舌在唇边舔了一圈。

「嗯∼∼宝儿的童子精味道不错,来,宝儿躺在地上姨娘教你怎幺舔小屄。」让项宝儿躺在地上后,纪嫣然蹲在项宝儿头上,双手分开阴唇,让项宝儿舔她的小屄,还叫项宝儿一边用手指轻捻阴核,一边用手指在小屄抽插。 「嗯∼∼宝儿的童子精味道不错,来,宝儿躺在地上姨娘教你怎幺舔小屄。」让项宝儿躺在地上后,纪嫣然蹲在项宝儿头上,双手分开阴唇,让项宝儿舔她的小屄,还叫项宝儿一边用手指轻捻阴核,一边用手指在小屄抽插。

「嗯∼∼宝儿好厉害,嗯嗯∼∼舔得姨娘好舒服∼∼嗯∼对∼嗯∼你的手也不要闲着,用手指插姨娘的小屄∼嗯嗯∼∼看到小屄里的小豆豆吗?对∼用你的手指捏着她慢慢捻动∼∼嗯啊∼∼就是这样∼∼这样姨娘会很爽的∼∼嗯嗯∼∼呜∼∼∼∼」说着趴伏下去,张开檀口将项宝儿的鸡巴再次纳入口中。 「嗯∼∼宝儿好厉害,嗯嗯∼∼舔得姨娘好舒服∼∼嗯∼对∼嗯∼你的手也不要閑着,用手指插姨娘的小屄∼嗯嗯∼∼看到小屄里的小豆豆吗?对∼用你的手指捏着她慢慢捻动∼∼嗯啊∼∼就是这样∼∼这样姨娘会很爽的∼∼嗯嗯∼∼呜∼∼∼∼」说着趴伏下去,张开檀口将项宝儿的鸡巴再次纳入口中。

经过一阵吸吮,见项宝儿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纪嫣然移动身体,一手扶着鸡巴,对准小屄慢慢的坐了下去。经过一阵吸吮,见项宝儿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纪嫣然移动身体,一手扶着鸡巴,对准小屄慢慢的坐了下去。 一阵湿润温暖的软肉包围着项宝儿的鸡巴,项宝儿感到一股与纪嫣然嘴巴不同的触觉,随着纪嫣然越来越快的套动,项宝儿快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最后脑子「轰」的一声,项宝儿高潮了,一股阳精射在了纪嫣然的花心上,纪嫣然的阴道一阵剧烈的收缩,一股阴精伴随着高潮汹涌而出,将纪嫣然的小屄涨的鼓鼓的,纪嫣然缓缓的站起身,随着鸡巴的抽出,混着精液的淫水流了满地,不料双脚一阵无力,让纪嫣然跌坐在地上,微靠在小凳上大力的喘息。一阵湿润温暖的软肉包围着项宝儿的鸡巴,项宝儿感到一股与纪嫣然嘴巴不同的触觉,随着纪嫣然越来越快的套动,项宝儿快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最后脑子「轰」的一声,项宝儿高潮了,一股阳精射在了纪嫣然的花心上,纪嫣然的阴道一阵剧烈的收缩,一股阴精伴随着高潮汹涌而出,将纪嫣然的小屄涨的鼓鼓的,纪嫣然缓缓的站起身,随着鸡巴的抽出,混着精液的淫水流了满地,不料双脚一阵无力,让纪嫣然跌坐在地上,微靠在小凳上大力的喘息。

一旁观看的众人猛地吸了一口气,这是纪嫣然吗?一旁观看的众人猛地吸了一口气,这是纪嫣然吗? 众人同时都浮现疑惑。众人同时都浮现疑惑。 一向给人感觉淡然的纪嫣然,竟然有如此骚浪的一面。一向给人感觉淡然的纪嫣然,竟然有如此骚浪的一面。 众人不由得楞在那里。众人不由得楞在那里。 直到恢复些许力气的纪嫣然爬到滕翼身前,伸手将滕翼的裤子脱去后,众人才回神,这时纪嫣然早已将滕翼的鸡巴含在口中,啧啧有声的吸吮起来了。直到恢复些许力气的纪嫣然爬到滕翼身前,伸手将滕翼的裤子脱去后,众人才回神,这时纪嫣然早已将滕翼的鸡巴含在口中,啧啧有声的吸吮起来了。

「哦∼∼小俊不乖,居然敢逗嫣然,罚你要让嫣然高潮,还要在嫣然的小屄里射精。嗯∼∼」脸上露出诱人的神情,香舌在唇边舔一圈,回头继续吸吮滕翼的鸡巴。 「哦∼∼小俊不乖,居然敢逗嫣然,罚你要让嫣然高潮,还要在嫣然的小屄里射精。嗯∼∼」脸上露出诱人的神情,香舌在唇边舔一圈,回头继续吸吮滕翼的鸡巴。

荆俊得到纪嫣然命令,双手转扶纪嫣然的纤腰,鸡巴三浅九深的抽插起来,抽插的速度也渐渐的加快,到最后是全根尽出,全根尽没的狂抽猛送,直插的纪嫣然在无法分心吸吮滕翼的鸡巴。荆俊得到纪嫣然命令,双手转扶纪嫣然的纤腰,鸡巴三浅九深的抽插起来,抽插的速度也渐渐的加快,到最后是全根尽出,全根尽没的狂抽猛送,直插的纪嫣然在无法分心吸吮滕翼的鸡巴。

「哦∼啊∼∼嫣∼嫣然不行了∼∼啊∼好爽∼好∼舒服∼∼啊啊∼∼小∼小俊∼真厉害∼每下都插到花心∼喔∼∼飞了∼∼飞∼飞∼昇天了∼∼啊∼啊∼∼啊∼呀∼∼∼」 「哦∼啊∼∼嫣∼嫣然不行了∼∼啊∼好爽∼好∼舒服∼∼啊啊∼∼小∼小俊∼真厉害∼每下都插到花心∼喔∼∼飞了∼∼飞∼飞∼升天了∼∼啊∼啊∼∼啊∼呀∼∼∼」

在将纪嫣然送上高潮之后,荆俊停下了动作,将鸡巴留在纪嫣然的体内,因为刚才在赵致身上射了一次,所以荆俊这次比较持久,等到纪嫣然高潮退去,荆俊将纪嫣然抱起来站着,然后将纪嫣然的一只脚抬起放在桌子上,只有一只脚着地,让纪嫣然的双脚呈90度后,鸡巴才慢慢的抽插起来。在将纪嫣然送上高潮之后,荆俊停下了动作,将鸡巴留在纪嫣然的体内,因为刚才在赵致身上射了一次,所以荆俊这次比较持久,等到纪嫣然高潮退去,荆俊将纪嫣然抱起来站着,然后将纪嫣然的一只脚抬起放在桌子上,只有一只脚着地,让纪嫣然的双脚呈90度后,鸡巴才慢慢的抽插起来。 纪嫣然因为失去重心,双手不得不扶在身前的滕翼肩膀上,整张脸几乎都贴在滕翼的脸上,滕翼看着纪嫣然因为高潮而显得更加迷人的脸,闻着檀口中吐出带着春意的气息,不自禁的吻住纪嫣然,一番唇舌纠缠后,滕翼鬆开了纪嫣然,在两人唇间还连着一丝银线;经过与滕翼的一番热吻后,纪嫣然脸上忽地蕩出一抹笑意,看起来更加的诱人,眼中的春意却是更盛。纪嫣然因为失去重心,双手不得不扶在身前的滕翼肩膀上,整张脸几乎都贴在滕翼的脸上,滕翼看着纪嫣然因为高潮而显得更加迷人的脸,闻着檀口中吐出带着春意的气息,不自禁的吻住纪嫣然,一番唇舌纠缠后,滕翼松开了纪嫣然,在两人唇间还连着一丝银线;经过与滕翼的一番热吻后,纪嫣然脸上忽地蕩出一抹笑意,看起来更加的诱人,眼中的春意却是更盛。

倏地,纪嫣然身体往前一靠,荆俊一个反应不及,鸡巴已经抽了出来,纪嫣然回头捉狭的对荆俊眨了眨眼,将滕翼推倒在地上,一手扶着鸡巴,坐了下去,然后上身前倾,趴伏在滕翼身上,双手往后将雪白的双臀一分,回首对着荆俊媚声说道:「小俊,来肏嫣然的后庭,今晚嫣然全身属于你们的,不用疼惜嫣然,狠狠的肏吧!将你们的精液全都射进嫣然的嘴里、小屄里还有屁眼∼∼哦∼∼∼」倏地,纪嫣然身体往前一靠,荆俊一个反应不及,鸡巴已经抽了出来,纪嫣然回头捉狭的对荆俊眨了眨眼,将滕翼推倒在地上,一手扶着鸡巴,坐了下去,然后上身前倾,趴伏在滕翼身上,双手往后将雪白的双臀一分,回首对着荆俊媚声说道:「小俊,来肏嫣然的后庭,今晚嫣然全身属于你们的,不用疼惜嫣然,狠狠的肏吧!将你们的精液全都射进嫣然的嘴里、小屄里还有屁眼∼∼哦∼∼∼」

听到纪嫣然用带着媚惑的声音,说出这幺淫蕩的话语,荆俊用手指醮了点淫水,涂抹在纪嫣然的屁眼,鸡巴猛地一挺,配合着滕翼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的肏了起来。听到纪嫣然用带着媚惑的声音,说出这幺淫蕩的话语,荆俊用手指醮了点淫水,涂抹在纪嫣然的屁眼,鸡巴猛地一挺,配合着滕翼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的肏了起来。 而刚脱离处男行列的项宝儿,从事才的高潮回味中醒来时,似下张望了一下,床上乌果和赵致已经双双达到高潮后疲累的相拥睡去,纪嫣然这时被滕翼和荆俊佔着前后两个洞,肏的已经意识模糊,胡乱呻吟了,项宝儿看到纪嫣然如此淫蕩的表现,不由想重温刚才那异常舒服的感觉,走到纪嫣然的面前,将疲软的鸡巴在纪嫣然的嘴巴轻轻拍打几下,纪嫣然柔顺的伸出手套弄几下后,再次让项宝儿的鸡巴重游旧地。而刚脱离处男行列的项宝儿,从事才的高潮回味中醒来时,似下张望了一下,床上乌果和赵致已经双双达到高潮后疲累的相拥睡去,纪嫣然这时被滕翼和荆俊占着前后两个洞,肏的已经意识模糊,胡乱呻吟了,项宝儿看到纪嫣然如此淫蕩的表现,不由想重温刚才那异常舒服的感觉,走到纪嫣然的面前,将疲软的鸡巴在纪嫣然的嘴巴轻轻拍打几下,纪嫣然柔顺的伸出手套弄几下后,再次让项宝儿的鸡巴重游旧地。

直到三人轮流交换,将纪嫣然的三个洞全部肏遍,留下在纪嫣然的嘴角、小屄、屁眼缓缓的流出一丝白浊的液体后,纪嫣然已经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两眼翻白的厥了过去。直到三人轮流交换,将纪嫣然的三个洞全部肏遍,留下在纪嫣然的嘴角、小屄、屁眼缓缓的流出一丝白浊的液体后,纪嫣然已经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两眼翻白的厥了过去。

这时滕翼才想起来问荆俊:「你和乌果怎幺突然的跑到我家?」这时滕翼才想起来问荆俊:「你和乌果怎幺突然的跑到我家?」

「荆家村来人了,还带来了三哥的消息,我和乌果接到消息后就立马来找你了。想不到,嘿嘿∼∼」 「荆家村来人了,还带来了三哥的消息,我和乌果接到消息后就立马来找你了。想不到,嘿嘿∼∼」

滕翼听到心下猛地一顿,遭了!滕翼听到心下猛地一顿,遭了! 计划只进行了一半,这时如果三弟的消息传出去,不利我以后的计划进行。计划只进行了一半,这时如果三弟的消息传出去,不利我以后的计划进行。 不过,还好计划中最重要的纪嫣然已经得手了。不过,还好计划中最重要的纪嫣然已经得手了。 嘿嘿∼∼嘿嘿∼∼

「哼∼∼算你们运气好。嗯∼三弟现在安全吗?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哼∼∼算你们运气好。嗯∼三弟现在安全吗?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我们没别人了。据荆家村传来的消息,三哥暂时是安全的。」 「除了我们没别人了。据荆家村传来的消息,三哥暂时是安全的。」

嗯∼现在三弟暂时安全,看来时间上可以拖延一下,再将消息放出去,只是现下多了三个人,嗯∼先和他们说说看,说不定计划目标真的能远满达成。嗯∼现在三弟暂时安全,看来时间上可以拖延一下,再将消息放出去,只是现下多了三个人,嗯∼先和他们说说看,说不定计划目标真的能远满达成。

「这是我知道了,不过这消息先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想…………」滕翼将荆俊、项宝儿叫到面前,轻声的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两人后,荆俊兴奋地把乌果叫了起来,再将滕翼的计划告诉乌果,最后滕翼的计划获得到了三人一致的支持,三大一小四个男人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只有男人才会明白的笑意………… 「这是我知道了,不过这消息先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想…………」滕翼将荆俊、项宝儿叫到面前,轻声的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两人后,荆俊兴奋地把乌果叫了起来,再将滕翼的计划告诉乌果,最后滕翼的计划获得到了三人一致的支持,三大一小四个男人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只有男人才会明白的笑意…………

(五) (五)

纪嫣然那天在滕翼家荒唐一番后,在人前依然是一付清冷淡然模样,但是进了房间,关了房门,那骚浪模样连赵致和善兰看了也是目瞪口呆。纪嫣然那天在滕翼家荒唐一番后,在人前依然是一付清冷淡然模样,但是进了房间,关了房门,那骚浪模样连赵致和善兰看了也是目瞪口呆。

琴清自项少龙失蹤后,便时常来到乌家别院找纪嫣然谈天,这日,琴清如往常来到乌家别院,在路上遇到赵致,便相邀来到纪嫣然房间。琴清自项少龙失蹤后,便时常来到乌家别院找纪嫣然谈天,这日,琴清如往常来到乌家别院,在路上遇到赵致,便相邀来到纪嫣然房间。

走进纪嫣然日常休憩的房间时,项宝儿一丝不挂半躺在纪嫣然平时小憩休息的软榻上,纪嫣然仅着亵衣低头专心的吸吮着项宝儿的鸡巴,看到这一幕,琴清倏地摀住嘴巴惊呼出声,转身便要离去,却被身边的赵致拦了下来。走进纪嫣然日常休憩的房间时,项宝儿一丝不挂半躺在纪嫣然平时小憩休息的软榻上,纪嫣然仅着亵衣低头专心的吸吮着项宝儿的鸡巴,看到这一幕,琴清倏地捂住嘴巴惊呼出声,转身便要离去,却被身边的赵致拦了下来。

「清姊莫要大惊小怪,少龙失蹤了那幺久了,我们姊妹几个都寂寞地紧,需要男人来抚慰世人之常情,难道清姊这幺久的时间都不会感到寂寞难耐吗?」赵致将琴清拦下来后说道。 「清姊莫要大惊小怪,少龙失蹤了那幺久了,我们姊妹几个都寂寞地紧,需要男人来抚慰世人之常情,难道清姊这幺久的时间都不会感到寂寞难耐吗?」赵致将琴清拦下来后说道。

「哼!姊妹称呼琴清不敢当,少龙失蹤妳们姊妹几人深闺寂寞,这我可以理解,但是妳们趁少龙不在便与其他男人厮混,这点琴清不敢茍同。琴清早年丧夫,这幺多年了还不是一样的过。如果妳是想劝我与妳们同流,那恕琴清不奉陪。」说罢,张手就要将赵致推开,哪料赵致往旁一闪,伸手一探将琴清的手反剪在后。 「哼!姊妹称呼琴清不敢当,少龙失蹤妳们姊妹几人深闺寂寞,这我可以理解,但是妳们趁少龙不在便与其他男人厮混,这点琴清不敢苟同。琴清早年丧夫,这幺多年了还不是一样的过。如果妳是想劝我与妳们同流,那恕琴清不奉陪。」说罢,张手就要将赵致推开,哪料赵致往旁一闪,伸手一探将琴清的手反剪在后。

「今日我们的事被清姊撞破,哪能让妳轻易离去,如果传了出去,我们姊妹几人如何自处。」纪嫣然见琴清不听她们的解释,心想:清姊素来外柔内刚,今日如果不能将她征服,日后少龙回来,怕是要多生风波。 「今日我们的事被清姊撞破,哪能让妳轻易离去,如果传了出去,我们姊妹几人如何自处。」纪嫣然见琴清不听她们的解释,心想:清姊素来外柔内刚,今日如果不能将她征服,日后少龙回来,怕是要多生风波。 看来只能用强的了!看来只能用强的了!

纪嫣然向赵致一使眼色,赵致会意,将束腰解开,将琴清双手反绑,再解开琴清束腰绑住双脚后,把琴清推坐在另一张软榻上。纪嫣然向赵致一使眼色,赵致会意,将束腰解开,将琴清双手反绑,再解开琴清束腰绑住双脚后,把琴清推坐在另一张软榻上。 自顾自的脱了衣服,来到项宝儿身前伏身吻向项宝儿厚实的双唇,一只手身到项宝儿身下轻轻套弄鸡巴。自顾自的脱了衣服,来到项宝儿身前伏身吻向项宝儿厚实的双唇,一只手身到项宝儿身下轻轻套弄鸡巴。

纪嫣然看琴清一脸的愤然,轻声说道:「今日之事实是不得已,只怪清姊不该撞见我们的事,如今之计,只有请清姊加入我们了。」纪嫣然看琴清一脸的愤然,轻声说道:「今日之事实是不得已,只怪清姊不该撞见我们的事,如今之计,只有请清姊加入我们了。」

琴清个性确实刚烈,听了纪嫣然的话,更感羞怒,没想到丑事被撞破了,还不知羞耻。琴清个性确实刚烈,听了纪嫣然的话,更感羞怒,没想到丑事被撞破了,还不知羞耻。 居然还想对自己来强的,强迫自己加入她们同流合污。居然还想对自己来强的,强迫自己加入她们同流合污。 用强……难道她们想……用强……难道她们想……

想到这里琴清不由心下一惊,用抖颤的声音对纪嫣然说道:「嫣然妹妹,今日之事姊姊我会当成没看见,妳就放过我吧!」想到这里琴清不由心下一惊,用抖颤的声音对纪嫣然说道:「嫣然妹妹,今日之事姊姊我会当成没看见,妳就放过我吧!」

「不行,今天如果妳不答应加入我们,那我们就不会放妳走,直到妳答应为止。」这时从纪嫣然的内房里走出三名男子,正是滕翼、荆俊和乌果,说话的是滕翼。 「不行,今天如果妳不答应加入我们,那我们就不会放妳走,直到妳答应为止。」这时从纪嫣然的内房里走出三名男子,正是滕翼、荆俊和乌果,说话的是滕翼。

三人进房后,荆俊便快步走到赵致身后,用手再赵致的小屄摸了一把,抬手再赵致面前晃了一下,便张口将手指上的液体舔了乾净。三人进房后,荆俊便快步走到赵致身后,用手再赵致的小屄摸了一把,抬手再赵致面前晃了一下,便张口将手指上的液体舔了干净。

「才过不到一个时辰,致姊就又湿了。致姊真是淫到骨子里了。」荆俊对着赵致调笑一句,将赵致按伏在项宝儿肚子上,裤子一脱便肏了进去。 「才过不到一个时辰,致姊就又湿了。致姊真是淫到骨子里了。」荆俊对着赵致调笑一句,将赵致按伏在项宝儿肚子上,裤子一脱便肏了进去。 可怜的项宝儿刚刚还再享受赵致的香吻,马上就变成人肉气垫床了。可怜的项宝儿刚刚还再享受赵致的香吻,马上就变成人肉气垫床了。

「嗯啊∼致致才没你说的那幺淫蕩呢,那是刚才等清姊的时候,宝儿受不了,嗯嗯∼∼肏致致时射的童子精,嗯∼∼二哥,别揉那∼∼啊啊∼∼嫣然∼嫣然∼∼会高潮的∼∼喔∼∼乌果你的舌技进步了∼∼∼舔的烟然∼∼∼啊∼∼哦喔喔∼∼∼∼」一股透明的淫水从小屄喷洒出来,还好乌果闪的快,不过琴清就没那幺好运了,虽然并没又被直接喷到,但是也被溅到几滴。 「嗯啊∼致致才没你说的那幺淫蕩呢,那是刚才等清姊的时候,宝儿受不了,嗯嗯∼∼肏致致时射的童子精,嗯∼∼二哥,别揉那∼∼啊啊∼∼嫣然∼嫣然∼∼会高潮的∼∼喔∼∼乌果你的舌技进步了∼∼∼舔的烟然∼∼∼啊∼∼哦喔喔∼∼∼∼」一股透明的淫水从小屄喷洒出来,还好乌果闪的快,不过琴清就没那幺好运了,虽然并没又被直接喷到,但是也被溅到几滴。

滕翼收回了从后揉捏纪嫣然美乳的手,在纪嫣然耳边轻声说道:「嫣然妳看,妳的淫水喷到琴太傅脸上了,还不去帮她舔乾净。」滕翼收回了从后揉捏纪嫣然美乳的手,在纪嫣然耳边轻声说道:「嫣然妳看,妳的淫水喷到琴太傅脸上了,还不去帮她舔干净。」

纪嫣然茫然的看了琴清一眼,果然琴清的脸上有几滴液体,正顺着柔美的轮廓往下滑,在琴清惊恐的眼神下,纪嫣然伏身靠近琴清的脸,伸出香舌顺着液体的轨迹慢慢地往下舔,眼睛、鼻子、下巴、脖子,最后停留在琴清的胸前,纪嫣然偏头妩媚的看着琴清,舌尖在琴清的唇角舔了一下,伸手敞开琴清的外衣,露出湖青色的亵衣,隔着亵衣轻咬琴清的乳头。纪嫣然茫然的看了琴清一眼,果然琴清的脸上有几滴液体,正顺着柔美的轮廓往下滑,在琴清惊恐的眼神下,纪嫣然伏身靠近琴清的脸,伸出香舌顺着液体的轨迹慢慢地往下舔,眼睛、鼻子、下巴、脖子,最后停留在琴清的胸前,纪嫣然偏头妩媚的看着琴清,舌尖在琴清的唇角舔了一下,伸手敞开琴清的外衣,露出湖青色的亵衣,隔着亵衣轻咬琴清的乳头。

琴清受到纪嫣然突然的动作,身子打了个激灵,轻轻「啊」了一声,发现自己失态,琴清紧抿双唇,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琴清受到纪嫣然突然的动作,身子打了个激灵,轻轻「啊」了一声,发现自己失态,琴清紧抿双唇,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 纪嫣然见琴清身体有了反应,纤手顺着琴清修长的脚,慢慢的往上来回轻抚,直至大腿根部,纪嫣然偷眼看了琴清脸上的反应后,用手指轻轻了在大腿根部来回搔抚。纪嫣然见琴清身体有了反应,纤手顺着琴清修长的脚,慢慢的往上来回轻抚,直至大腿根部,纪嫣然偷眼看了琴清脸上的反应后,用手指轻轻了在大腿根部来回搔抚。 在纪嫣然技巧的爱抚下,琴清身体开始不停的轻颤,双腿一夹,将纪嫣然的纤手夹在大腿根部。在纪嫣然技巧的爱抚下,琴清身体开始不停的轻颤,双腿一夹,将纪嫣然的纤手夹在大腿根部。

纪嫣然见状靠上琴清的耳朵,轻吹一口气,让琴情又是浑身一颤后,轻声道:「清姊是不是有感觉了,不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其实二哥的鸡巴味道不错的。而且只要妳愿意,还可以让他们用鸡巴满足妳身上所有的洞,很舒服的……妳看致致是不是很快乐,很享受呢。」纪嫣然见状靠上琴清的耳朵,轻吹一口气,让琴情又是浑身一颤后,轻声道:「清姊是不是有感觉了,不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其实二哥的鸡巴味道不错的。而且只要妳愿意,还可以让他们用鸡巴满足妳身上所有的洞,很舒服的……妳看致致是不是很快乐,很享受呢。」

轻啮了琴清耳垂,低头将脖子上亵衣的细绳尾端咬住,抬头一甩,将琴清的亵衣整个咬了下来。轻囓了琴清耳垂,低头将脖子上亵衣的细绳尾端咬住,抬头一甩,将琴清的亵衣整个咬了下来。 然后将身子整个的伏在琴清身上,胸前因兴奋而突起的乳头,在琴清一样突起的粉嫩乳头上摩擦,趁琴清失神双腿微鬆,原本被夹住的手,倏地插入琴清娇嫩的小屄。然后将身子整个的伏在琴清身上,胸前因兴奋而突起的乳头,在琴清一样突起的粉嫩乳头上摩擦,趁琴清失神双腿微松,原本被夹住的手,倏地插入琴清娇嫩的小屄。

纪嫣然见琴清双颊已经因为兴奋而变的潮红、乳尖硬挺,小屄更是淫水直流,美丽的双眸里依稀可以看见慾火在烧腾,却依然牙关紧咬不肯开口,不由继续用妩媚诱人的声音道:「清姊也很想要了吧?妳看,妳的小屄淫水流个不停呢,看致致被荆俊肏的多爽啊,既然有需要,何必执着于礼法呢?还记得少龙说的『一滴蜜糖』的故事吗?现在这滴蜜糖就在妳面前,只要妳开口,就能获得以前不曾有过的快乐,清姊不要在衿持了,只要开口,妳就可以获得像致致一样的极乐。」纪嫣然见琴清双颊已经因为兴奋而变的潮红、乳尖硬挺,小屄更是淫水直流,美丽的双眸里依稀可以看见欲火在烧腾,却依然牙关紧咬不肯开口,不由继续用妩媚诱人的声音道:「清姊也很想要了吧?妳看,妳的小屄淫水流个不停呢,看致致被荆俊肏的多爽啊,既然有需要,何必执着于礼法呢?还记得少龙说的『一滴蜜糖』的故事吗?现在这滴蜜糖就在妳面前,只要妳开口,就能获得以前不曾有过的快乐,清姊不要在衿持了,只要开口,妳就可以获得像致致一样的极乐。」

赵致像是在配合纪嫣然的话一样,突地高声叫道:「啊∼啊∼∼啊∼∼∼来了∼我来了∼∼呀∼∼好爽∼∼小俊好厉害∼啊∼喔∼∼要飞了∼要飞了∼飞了∼∼啊∼啊∼∼啊∼∼∼啊∼∼∼∼」抱着荆俊达到了高潮。赵致像是在配合纪嫣然的话一样,突地高声叫道:「啊∼啊∼∼啊∼∼∼来了∼我来了∼∼呀∼∼好爽∼∼小俊好厉害∼啊∼喔∼∼要飞了∼要飞了∼飞了∼∼啊∼啊∼∼啊∼∼∼啊∼∼∼∼」抱着荆俊达到了高潮。

琴清双眸紧紧的盯着赵致,眼里的慾火越加茂盛,纪嫣然不失时机的说道:「清姊也想要和致致一样达到极乐的高潮吗?」琴清双眸紧紧的盯着赵致,眼里的欲火越加茂盛,纪嫣然不失时机的说道:「清姊也想要和致致一样达到极乐的高潮吗?」

琴清嚥了一口口水,困难的从喉间传出:「想!」琴清咽了一口口水,困难的从喉间传出:「想!」

「清姊想要什幺呢?」 「清姊想要什幺呢?」

「想要大鸡巴肏琴清的小屄,肏的像致致一样的高潮。」 「想要大鸡巴肏琴清的小屄,肏的像致致一样的高潮。」

「想要高潮,清姊要自己去争取哦!我帮清姊姊开束缚,清姊想要什幺自己去找二哥他们说哦!」 「想要高潮,清姊要自己去争取哦!我帮清姊姊开束缚,清姊想要什幺自己去找二哥他们说哦!」

琴清转过头来看着滕翼点了点头。琴清转过头来看着滕翼点了点头。

纪嫣然帮琴清解开束缚后,琴清蹒跚地走到滕翼面前,鼓足了勇气,才细若蚊声的说道:「给我!」纪嫣然帮琴清解开束缚后,琴清蹒跚地走到滕翼面前,鼓足了勇气,才细若蚊声的说道:「给我!」

「给妳什幺?」滕翼带着淫笑说道。 「给妳什幺?」滕翼带着淫笑说道。

「给我大鸡巴,肏我,给我高潮。用你的大鸡巴肏我。」 「给我大鸡巴,肏我,给我高潮。用你的大鸡巴肏我。」

「想要我肏妳的话,要看妳的表现了,想要大鸡巴妳要自己动手。」腾翼淫笑的伸出手指往下点了点。 「想要我肏妳的话,要看妳的表现了,想要大鸡巴妳要自己动手。」腾翼淫笑的伸出手指往下点了点。

琴清会意,蹲下身去,解开腾翼的腰带,脱下裤子,露出腾翼粗长的鸡巴,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琴清会意,蹲下身去,解开腾翼的腰带,脱下裤子,露出腾翼粗长的鸡巴,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 纪嫣然晃着雪白的屁股,走到腾翼身边,拉着腾翼的大手覆在丰满地乳房上,用极端诱人的声调说道:「二哥,嫣然完成了二哥交代的任务,说服了清姊,二哥要怎幺赏嫣然?!」纪嫣然晃着雪白的屁股,走到腾翼身边,拉着腾翼的大手覆在丰满地乳房上,用极端诱人的声调说道:「二哥,嫣然完成了二哥交代的任务,说服了清姊,二哥要怎幺赏嫣然?!」

「嘿嘿∼二爷要忙着招呼琴太傅呢,我来帮二爷犒赏嫣然姊吧!」一旁的乌果涎着脸,从后面抱着纪嫣然说道。 「嘿嘿∼二爷要忙着招呼琴太傅呢,我来帮二爷犒赏嫣然姊吧!」一旁的乌果涎着脸,从后面抱着纪嫣然说道。

「嗯∼∼乌果你不会像上次一样早早的就射了。」纪嫣然将纤手往后一探,捉住乌果的鸡巴微微套动着。 「嗯∼∼乌果你不会像上次一样早早的就射了。」纪嫣然将纤手往后一探,捉住乌果的鸡巴微微套动着。

「上次是我准备不足,不知道嫣然姊居然这幺的骚浪,才会如此不济。更何况我还想尝尝肏琴太傅小屄的滋味呢,今天我是有备而来。」说完从桌上衣物里翻找出一个小瓷瓶,在纪嫣然眼前晃了晃。 「上次是我准备不足,不知道嫣然姊居然这幺的骚浪,才会如此不济。更何况我还想尝尝肏琴太傅小屄的滋味呢,今天我是有备而来。」说完从桌上衣物里翻找出一个小瓷瓶,在纪嫣然眼前晃了晃。

「乌果你要死了,居然服用壮阳药,你是想把我给干死吗!」纪嫣然嘴上虽然说着,放下腾翼的手,握着乌果的鸡巴用力一拉,疼的乌果叫了一声。 「乌果你要死了,居然服用壮阳药,你是想把我给干死吗!」纪嫣然嘴上虽然说着,放下腾翼的手,握着乌果的鸡巴用力一拉,疼的乌果叫了一声。 便放开小手,摇摆着雪股,袅袅的来到琴清刚才躺着的软榻,躺了下去,将丰腴的大腿架在软榻两边扶手,双手掰开小屄两边的嫩肉,妩媚的说道:「乌果来吧!让我看看妳吃了壮阳药后会不会比较强。」屁股边说还边上下的摆动,充满了挑衅诱惑的意思。便放开小手,摇摆着雪股,袅袅的来到琴清刚才躺着的软榻,躺了下去,将丰腴的大腿架在软榻两边扶手,双手掰开小屄两边的嫩肉,妩媚的说道:「乌果来吧!让我看看妳吃了壮阳药后会不会比较强。」屁股边说还边上下的摆动,充满了挑衅诱惑的意思。

听见纪嫣然用如此娇媚诱人的声音,说着淫蕩之极的言语;再看到纪嫣然摆出淫浪的姿势,乌果露出淫笑,快速的将衣衫脱的一乾二净,乌果来到纪嫣然的身前扶住鸡巴,对准纪嫣然的小屄用力一挺,鸡巴整个的插禁忌嫣然的小屄,直抵花心。听见纪嫣然用如此娇媚诱人的声音,说着淫蕩之极的言语;再看到纪嫣然摆出淫浪的姿势,乌果露出淫笑,快速的将衣衫脱的一干二净,乌果来到纪嫣然的身前扶住鸡巴,对准纪嫣然的小屄用力一挺,鸡巴整个的插禁忌嫣然的小屄,直抵花心。

「哦∼乌果你真是狠心,这幺用力的干嫣然∼啊∼啊∼∼嫣然爽死了∼喔∼∼用力干∼嫣然∼∼啊呀∼∼好∼好深∼喔∼好粗∼∼嗯∼∼大鸡巴肏∼∼肏屄的滋味∼∼啊∼好充实∼啊∼∼」纪嫣然的身体随着乌果肏屄的节奏,一前一后的摆蕩,因兴奋而肿涨的乳头,也不停地在乌果的宽厚的胸膛摩擦。 「哦∼乌果你真是狠心,这幺用力的干嫣然∼啊∼啊∼∼嫣然爽死了∼喔∼∼用力干∼嫣然∼∼啊呀∼∼好∼好深∼喔∼好粗∼∼嗯∼∼大鸡巴肏∼∼肏屄的滋味∼∼啊∼好充实∼啊∼∼」纪嫣然的身体随着乌果肏屄的节奏,一前一后的摆蕩,因兴奋而肿涨的乳头,也不停地在乌果的宽厚的胸膛摩擦。

琴清刚才被纪嫣然不断的挑逗,已然是有动情的迹像,滕翼粗糙的大手在琴清的雪白的乳房不停的搓揉。琴清刚才被纪嫣然不断的挑逗,已然是有动情的迹像,滕翼粗糙的大手在琴清的雪白的乳房不停的搓揉。 忽地滕翼将琴清托起,指着鸡巴示意琴清自己骑上去,琴清娇羞的瞟了一眼,解下裙子,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掰开小屄缓缓的坐了下去,滕翼猛地扶着琴清纤腰往下一压,琴清轻呼一声「痛!」,眉头霎时皱了起来,身体却不再动作,滕翼见状扶着琴清的腰,一上一下的摆动起来,不多时,滕翼听见琴清从鼻子发出的「哼哼」声越来越重,便鬆开双手,改抓住琴清娇小的乳房。忽地滕翼将琴清托起,指着鸡巴示意琴清自己骑上去,琴清娇羞的瞟了一眼,解下裙子,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掰开小屄缓缓的坐了下去,滕翼猛地扶着琴清纤腰往下一压,琴清轻呼一声「痛!」,眉头霎时皱了起来,身体却不再动作,滕翼见状扶着琴清的腰,一上一下的摆动起来,不多时,滕翼听见琴清从鼻子发出的「哼哼」声越来越重,便松开双手,改抓住琴清娇小的乳房。 只见琴清在滕翼鬆手后,套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本来紧闭的双唇也微微张开,吐出诱人的呻吟声。只见琴清在滕翼松手后,套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本来紧闭的双唇也微微张开,吐出诱人的呻吟声。

「哦∼腾∼腾二哥的鸡巴好粗∼∼好长∼∼肏进清儿的小屄∼好充实∼喔∼∼顶到花心了∼啊∼滕二哥轻一点∼清儿要飞了∼嗯呀∼来了∼∼啊∼啊∼∼∼」琴清紧紧抱住滕翼的虎背,献上香唇与滕翼唇舌交缠。 「哦∼腾∼腾二哥的鸡巴好粗∼∼好长∼∼肏进清儿的小屄∼好充实∼喔∼∼顶到花心了∼啊∼滕二哥轻一点∼清儿要飞了∼嗯呀∼来了∼∼啊∼啊∼∼∼」琴清紧紧抱住滕翼的虎背,献上香唇与滕翼唇舌交缠。 唇分之后,滕翼抱着琴清站了起来,走向窗抬将琴清放在窗枱上,让琴清双手扶住窗枱两侧,双手扶住琴清的屁股再次抽插起来。唇分之后,滕翼抱着琴清站了起来,走向窗抬将琴清放在窗台上,让琴清双手扶住窗台两侧,双手扶住琴清的屁股再次抽插起来。

「啊∼∼滕二哥∼别∼别∼放我下来∼会有人看到的∼喔∼∼会被人看到的∼哦∼∼别插∼喔∼∼那里∼别摸∼∼滕二哥∼别插清儿的屁眼∼啊呀∼∼会∼会死∼啊∼啊∼∼啊∼∼∼清儿飞了∼∼∼∼」 「啊∼∼滕二哥∼别∼别∼放我下来∼会有人看到的∼喔∼∼会被人看到的∼哦∼∼别插∼喔∼∼那里∼别摸∼∼滕二哥∼别插清儿的屁眼∼啊呀∼∼会∼会死∼啊∼啊∼∼啊∼∼∼清儿飞了∼∼∼∼」

滕翼扶住琴清屁股的手,在琴清的屁眼上轻轻的抚弄,每当滕翼用力顶进去的时候,在屁眼上的手指便会插进去一节,抽出来时琴清便会下意识的往前,让插在屁眼里的手指拔出来。滕翼扶住琴清屁股的手,在琴清的屁眼上轻轻的抚弄,每当滕翼用力顶进去的时候,在屁眼上的手指便会插进去一节,抽出来时琴清便会下意识的往前,让插在屁眼里的手指拔出来。 滕翼的这个小动作带给了琴清异样的快感,很快的又再次高潮。滕翼的这个小动作带给了琴清异样的快感,很快的又再次高潮。 滕翼为了彻底征服琴清,琴清每高潮一次便换一个花招,直到琴清第四次高潮,滕翼才将精液射进琴清体内。滕翼为了彻底征服琴清,琴清每高潮一次便换一个花招,直到琴清第四次高潮,滕翼才将精液射进琴清体内。

一旁在纪嫣然体内射了一次的乌果,见滕翼将鸡巴从琴清小屄拔出,挺着再次坚挺的鸡巴来到琴清面前,惊的琴清直求饶:「别,别,乌果你别再找清儿了,再肏清儿的小屄会坏掉的,明天,明天清儿在让你肏好不好?」一旁在纪嫣然体内射了一次的乌果,见滕翼将鸡巴从琴清小屄拔出,挺着再次坚挺的鸡巴来到琴清面前,惊的琴清直求饶:「别,别,乌果你别再找清儿了,再肏清儿的小屄会坏掉的,明天,明天清儿在让你肏好不好?」

「明天,谁知道明天妳还会不会让我肏啊,不如今天就肏妳肏个过瘾。」乌果不依不饶的分开琴清的双腿,将鸡巴顶在小屄口。 「明天,谁知道明天妳还会不会让我肏啊,不如今天就肏妳肏个过瘾。」乌果不依不饶的分开琴清的双腿,将鸡巴顶在小屄口。

琴清被乌果的动作吓的直说:「不会,不会,清儿答应每天都来让你们肏,今天妳就饶了清儿吧,清儿真的不行了。」琴清被乌果的动作吓的直说:「不会,不会,清儿答应每天都来让你们肏,今天妳就饶了清儿吧,清儿真的不行了。」

乌果把鸡巴在琴清的小屄口上下的摩擦,威胁道:「今天放过妳可以,不过明天妳要照着我的意思来。不然我现在就干妳。」乌果把鸡巴在琴清的小屄口上下的摩擦,威胁道:「今天放过妳可以,不过明天妳要照着我的意思来。不然我现在就干妳。」

「好,好,明天你想怎幺肏清儿,就怎幺肏,清儿都听你的。你快把鸡巴拿开。」琴清连忙点头答应。 「好,好,明天你想怎幺肏清儿,就怎幺肏,清儿都听你的。你快把鸡巴拿开。」琴清连忙点头答应。

听见琴清的话,滕翼向乌果使了个眼色,乌果便放过琴清,转身往骑在项宝儿身上的纪嫣然走去…………听见琴清的话,滕翼向乌果使了个眼色,乌果便放过琴清,转身往骑在项宝儿身上的纪嫣然走去…………

(六) (六)

在腾翼等人将琴清收为私宠的第七日(期间滕翼带着纪嫣然和琴清去找乌应元,以共享身边女人为条件,达成了协议。只是滕翼没想到的是,乌卓居然和乌应元视同路人。而琴清虽然每天都会被他们找去,不过死活不肯同时伺候两个人,也不肯让人肏她屁眼。),滕翼将项少龙的消息告知了纪嫣然诸女,当然将时间改为刚收到,琴清听到消息后,便想马上去找小盘派兵去接项少龙,不过被滕翼拦了下来。在腾翼等人将琴清收为私宠的第七日(期间滕翼带着纪嫣然和琴清去找乌应元,以共享身边女人为条件,达成了协议。只是滕翼没想到的是,乌卓居然和乌应元视同路人。而琴清虽然每天都会被他们找去,不过死活不肯同时伺候两个人,也不肯让人肏她屁眼。),滕翼将项少龙的消息告知了纪嫣然诸女,当然将时间改为刚收到,琴清听到消息后,便想马上去找小盘派兵去接项少龙,不过被滕翼拦了下来。

经过一阵商议之后决定,琴清和乌廷芳进宫找小盘。经过一阵商议之后决定,琴清和乌廷芳进宫找小盘。 乌应元则在出发当天邀请吕不韦去乌家别院赴宴,由田氏姊妹作陪,尽量拖住吕不韦,让他没有时间阻止军队出发。乌应元则在出发当天邀请吕不韦去乌家别院赴宴,由田氏姊妹作陪,尽量拖住吕不韦,让他没有时间阻止军队出发。 滕翼和荆俊、赵致负责说动那些与项少龙交好的秦国新贵和娘子军们,并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小盘不派兵,那他们也可以私下展开救援。滕翼和荆俊、赵致负责说动那些与项少龙交好的秦国新贵和娘子军们,并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小盘不派兵,那他们也可以私下展开救援。

*****     *****     ***** ***** ***** *****

大秦王宫,秦王寝宫外大殿,小盘正和李斯讨论现下大秦的形势,秦清携着乌廷芳奔了进来,见到小盘后,不待小盘动问,琴清便开口说道:「储君,快派兵去救上将军,有上将军的消息了,请储君快派兵去救上将军。」大秦王宫,秦王寝宫外大殿,小盘正和李斯讨论现下大秦的形势,秦清携着乌廷芳奔了进来,见到小盘后,不待小盘动问,琴清便开口说道:「储君,快派兵去救上将军,有上将军的消息了,请储君快派兵去救上将军。」

「哦!有师傅的消息了,太傅,是找到师傅了吗?」小盘听到琴清的话,快步的走下了书桌,捉着琴清的手兴奋地说道。 「哦!有师傅的消息了,太傅,是找到师傅了吗?」小盘听到琴清的话,快步的走下了书桌,捉着琴清的手兴奋地说道。

不等琴清回答,乌廷芳便着急的抢着说道:「小盘,你一定要……」不等琴清回答,乌廷芳便着急的抢着说道:「小盘,你一定要……」

「咳咳∼」乌廷芳说到一半,小盘连忙乾咳阻止她。 「咳咳∼」乌廷芳说到一半,小盘连忙干咳阻止她。

「李卿,寡人有事与太傅商议,你先下去吧!」李斯知机的告退。 「李卿,寡人有事与太傅商议,你先下去吧!」李斯知机的告退。

等李斯退出后,小盘连忙问道:「是不是有师傅的消息了?快点告诉我。」等李斯退出后,小盘连忙问道:「是不是有师傅的消息了?快点告诉我。」

琴清与乌廷芳连忙将从滕翼那得到的消息,一一的告诉小盘,小盘听完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道:「这幺说来,只知道师傅一路往齐国行去,实际的位置并不知晓了。」琴清与乌廷芳连忙将从滕翼那得到的消息,一一的告诉小盘,小盘听完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道:「这幺说来,只知道师傅一路往齐国行去,实际的位置并不知晓了。」

「嗯∼荆家村传来的消息只有这些了。小盘你一定要想办法救少龙啊!……」乌廷芳被小盘瞪了一眼,连忙闭上嘴巴。 「嗯∼荆家村传来的消息只有这些了。小盘你一定要想办法救少龙啊!……」乌廷芳被小盘瞪了一眼,连忙闭上嘴巴。

「此事牵涉太广,寡人要与众大臣商量一下,芳姊放心,寡人一定会想办法救回师傅的。现在先请太傅和芳姊到内殿休息,寡人马上召集大臣商议,一有结果寡人会通知妳们。」说完不等两女开口,便叫来宫女带两女进内殿。 「此事牵涉太广,寡人要与众大臣商量一下,芳姊放心,寡人一定会想办法救回师傅的。现在先请太傅和芳姊到内殿休息,寡人马上召集大臣商议,一有结果寡人会通知妳们。」说完不等两女开口,便叫来宫女带两女进内殿。

独自在大殿上沉思片刻,小盘紧皱的眉头稍解,叫来内侍,让他传心腹大臣进殿商议。独自在大殿上沉思片刻,小盘紧皱的眉头稍解,叫来内侍,让他传心腹大臣进殿商议。

*****     *****     ***** ***** ***** *****

与众大臣商议完,小盘缓步走进内殿,挥手让所有人退下。与众大臣商议完,小盘缓步走进内殿,挥手让所有人退下。 乌廷芳焦急万分的开口问道:「商议有结果了吗?」乌廷芳焦急万分的开口问道:「商议有结果了吗?」

「嗯∼经众大臣商议的结果,我准备派兵去齐国接师傅。不过,吕相那里恐怕会诸般阻挠,我们还得想想办法才行。」 「嗯∼经众大臣商议的结果,我准备派兵去齐国接师傅。不过,吕相那里恐怕会诸般阻挠,我们还得想想办法才行。」

乌廷芳听小盘愿意派兵去接项少龙,心里欣喜万分:「吕不韦那里不用担心,我们先蛮着他做好准备,然后我爹会在出发当天设宴款待他,只要我们动作快一点,在吕不韦回来之前派兵出去,那吕不韦就算想阻止也没办法了。」乌廷芳心直口快,琴清来不及阻止便竹筒倒豆般全说了出来。乌廷芳听小盘愿意派兵去接项少龙,心里欣喜万分:「吕不韦那里不用担心,我们先蛮着他做好准备,然后我爹会在出发当天设宴款待他,只要我们动作快一点,在吕不韦回来之前派兵出去,那吕不韦就算想阻止也没办法了。」乌廷芳心直口快,琴清来不及阻止便竹筒倒豆般全说了出来。

果然小盘听完后,脸色一变,瞬间又换回常色,涎着脸对乌廷芳说道:「我立了如此大功,芳姊要怎幺报答我啊!」果然小盘听完后,脸色一变,瞬间又换回常色,涎着脸对乌廷芳说道:「我立了如此大功,芳姊要怎幺报答我啊!」

「你都是一国之君了,什幺都不缺,我哪有什幺东西给你啊?!」乌廷芳不解的问道。 「你都是一国之君了,什幺都不缺,我哪有什幺东西给你啊?!」乌廷芳不解的问道。

「嘿嘿∼有一件事只有芳姊能帮我,不知道……」听到小盘的话,琴清心里「喀噔」跳了一下,莫名感觉到不安。 「嘿嘿∼有一件事只有芳姊能帮我,不知道……」听到小盘的话,琴清心里「喀噔」跳了一下,莫名感觉到不安。

「哦∼什幺事是只有我能做的,你说来听听,我一定帮你。」 「哦∼什幺事是只有我能做的,你说来听听,我一定帮你。」

「嘿嘿∼自那天乌家晚宴之后,寡人对芳姊的妩媚风情一直念念不忘,今日既然寻找上将军的事解决了,寡人想和芳姊重温旧梦……」小盘一脸的神往道。 「嘿嘿∼自那天乌家晚宴之后,寡人对芳姊的妩媚风情一直念念不忘,今日既然寻找上将军的事解决了,寡人想和芳姊重温旧梦……」小盘一脸的神往道。

「哎呀!你要死啦!怎地在清姊面前提起这事,羞死人了。」乌廷芳一跺脚,红着脸的说道。 「哎呀!你要死啦!怎地在清姊面前提起这事,羞死人了。」乌廷芳一跺脚,红着脸的说道。 其实乌廷芳并没有外表看来那样毫无心机,在纪嫣然要她陪琴清来找小盘时,她就有献身的觉悟了,只是为了将来打算,她必须让小盘觉得自己被他操控在手中,虽然看起来小盘还是很重视项少龙,但是以他这一段时间以来的表现来看,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疏离感,不然自己也不用牺牲清白去陪那些噁心的王公权贵了。其实乌廷芳并没有外表看来那样毫无心机,在纪嫣然要她陪琴清来找小盘时,她就有献身的觉悟了,只是为了将来打算,她必须让小盘觉得自己被他操控在手中,虽然看起来小盘还是很重视项少龙,但是以他这一段时间以来的表现来看,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疏离感,不然自己也不用牺牲清白去陪那些恶心的王公权贵了。

琴清一听小盘的话,心想果然如此,早在来之前纪嫣然就将小盘的事告诉她了,也有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形,但是琴清还是抱着一丝侥倖说道:「储君,这事与礼法不符啊!不是一个明君可以做的事。」琴清一听小盘的话,心想果然如此,早在来之前纪嫣然就将小盘的事告诉她了,也有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形,但是琴清还是抱着一丝侥幸说道:「储君,这事与礼法不符啊!不是一个明君可以做的事。」

小盘听了琴清的话,带着讽刺的声调说道:「哦∼那琴太傅这几日夜宿乌家别院就符合礼法了?!与滕翼、荆俊等人同床共寝就符合礼法了?!哼∼寡人要太傅一起留下,太傅以为寡人想做什幺,真的只是让妳们在这里等消息吗?太傅会想不出来寡人想做什幺吗?」小盘听了琴清的话,带着讽刺的声调说道:「哦∼那琴太傅这几日夜宿乌家别院就符合礼法了?!与滕翼、荆俊等人同床共寝就符合礼法了?!哼∼寡人要太傅一起留下,太傅以为寡人想做什幺,真的只是让妳们在这里等消息吗?太傅会想不出来寡人想做什幺吗?」

琴清被小盘一番话问的愣住了,一时不知道如何辩解,只能沉默以对。琴清被小盘一番话问的愣住了,一时不知道如何辩解,只能沉默以对。

乌廷芳见事以至此,咬牙说道:「如果你答应马上派兵前往齐国,解救少龙,今晚廷芳便如你的意。你如果不遵守诺言,到时候别怪我把你的秘密说出来。」乌廷芳见事以至此,咬牙说道:「如果你答应马上派兵前往齐国,解救少龙,今晚廷芳便如你的意。你如果不遵守诺言,到时候别怪我把你的秘密说出来。」

听到乌廷芳威胁的话语,小盘眼中的利芒一闪即逝,哈哈笑道:「哈哈哈哈∼∼那是当然的,寡人一向一诺千金,怎会欺骗妳们两个小女子呢。嘿嘿∼∼前些日子有大臣进献一些助兴道具,储妃她们都太死板了,所以寡人还没试过,不如今天就让两位尝尝鲜。」说完打开内殿另一侧的小门,乌廷芳面无表情的盯着小盘看了一会儿,便率先走了进去。听到乌廷芳威胁的话语,小盘眼中的利芒一闪即逝,哈哈笑道:「哈哈哈哈∼∼那是当然的,寡人一向一诺千金,怎会欺骗妳们两个小女子呢。嘿嘿∼∼前些日子有大臣进献一些助兴道具,储妃她们都太死板了,所以寡人还没试过,不如今天就让两位尝尝鲜。」说完打开内殿另一侧的小门,乌廷芳面无表情的盯着小盘看了一会儿,便率先走了进去。

小盘见琴清还站在原地犹豫不决,走过去搂住琴清细腰,琴清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便放任他搂着。小盘见琴清还站在原地犹豫不决,走过去搂住琴清细腰,琴清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便放任他搂着。

小盘见琴清顺从的任他搂着纤腰,便出言调侃道:「太傅站在这里是想寡人抱妳进去吗?呵呵∼∼想不到平时严肃端庄的琴太傅居然这幺懂情趣,哈哈∼∼那寡人也不好拂了琴太傅的意,就让寡人也当一回调情圣手吧。哈哈哈∼∼」将琴清双腿一抄,抱着琴清往小门走去。小盘见琴清顺从的任他搂着纤腰,便出言调侃道:「太傅站在这里是想寡人抱妳进去吗?呵呵∼∼想不到平时严肃端庄的琴太傅居然这幺懂情趣,哈哈∼∼那寡人也不好拂了琴太傅的意,就让寡人也当一回调情圣手吧。哈哈哈∼∼」将琴清双腿一抄,抱着琴清往小门走去。

门内是一个与寝殿一般大小的房间,正面对门的方向放了一张可容两人并坐的太师椅,太师椅的左侧有一张大床,佔了约房间的四分之一,右侧则散乱的放着一些形像各异的物件,有的像椅子、有的像小孩玩的木马不过大上一号;乌廷芳正饶有兴趣的在研究这些东西有什幺用处,见小盘抱着琴清进来,低着头据谨地站到了一边,眼睛不时偷偷的在那些器具上打转。门内是一个与寝殿一般大小的房间,正面对门的方向放了一张可容两人并坐的太师椅,太师椅的左侧有一张大床,占了约房间的四分之一,右侧则散乱的放着一些形像各异的物件,有的像椅子、有的像小孩玩的木马不过大上一号;乌廷芳正饶有兴趣的在研究这些东西有什幺用处,见小盘抱着琴清进来,低着头据谨地站到了一边,眼睛不时偷偷的在那些器具上打转。

小盘抱着琴清走到太师椅坐下,拍拍琴清的屁股说道:「琴太傅难道要寡人一整晚都抱着妳吗?既然来了,太傅便要放下矜持,否则不就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小盘抱着琴清走到太师椅坐下,拍拍琴清的屁股说道:「琴太傅难道要寡人一整晚都抱着妳吗?既然来了,太傅便要放下矜持,否则不就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琴清的清秀绝美的脸庞不由得羞红,飞快的从小盘身上下来,站到一旁低着头,双手不停的揉着衣角,显然觉得跼促不安。琴清的清秀绝美的脸庞不由得羞红,飞快的从小盘身上下来,站到一旁低着头,双手不停的揉着衣角,显然觉得跼促不安。 虽然滕翼等人是项少龙的结义兄弟,而琴清与他们都合体交欢过,不过琴清还没过门,所以不存在伦理上的问题;但是小盘毕竟是琴清的学生,现在要让琴清与他合体交欢,对一向饱读诗书,奉行道德伦常的琴清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不过为了爱郎,也只有忍了。虽然滕翼等人是项少龙的结义兄弟,而琴清与他们都合体交欢过,不过琴清还没过门,所以不存在伦理上的问题;但是小盘毕竟是琴清的学生,现在要让琴清与他合体交欢,对一向饱读诗书,奉行道德伦常的琴清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不过为了爱郎,也只有忍了。 不过现在这样已经是琴清的极限了,如果要让琴清主动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不过现在这样已经是琴清的极限了,如果要让琴清主动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

见琴清如此,对她的性格知之甚多的小盘也知道不能太过逼迫,便转对乌廷芳说道:「既然琴太傅害羞,不如芳姊先为寡人跳一段脱衣舞吧!」见琴清如此,对她的性格知之甚多的小盘也知道不能太过逼迫,便转对乌廷芳说道:「既然琴太傅害羞,不如芳姊先为寡人跳一段脱衣舞吧!」

正在研究这些器具用途的乌廷芳听见小盘忽然叫到自己,吓了一跳后,才懦懦的回道:「我…我不会跳舞。」正在研究这些器具用途的乌廷芳听见小盘忽然叫到自己,吓了一跳后,才懦懦的回道:「我…我不会跳舞。」

「哦∼那芳姊会什幺可以为寡人表演的呢?」小盘带着一丝诡笑的问道。 「哦∼那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